作者:梅岚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08-06-10       浏览次数:

景德镇一中    梅岚

这是一个饶有意义的事情。

不久前的一次语文考试,学生A由于语文基础知识弱,答题速度慢,到交卷时,作文只写了一半,引起了语文老师的不满。一向严肃认真的姚老师严厉斥责小A“学科不重视均衡,一心只顾数理化”,“学语文死心眼,不开窍”等一些言辞激烈的话。恰好此时,小A的同桌班长小B误以为姚老师是在训斥自己,心里很不服气。当晚,小B就将此事告诉了母亲C女士。没想到,C女士立即打电话给姚老师姚老师,劈头盖脸把姚老师指责了一通,并扬言到学校来交涉,把姚老师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第二天,姚老师特意前来找我,要求我一定要将此事处理好,要求C女士或班长小B必须公开认错和道歉。

如何处理这一突发事件?作为班主任的我一时感到有些棘手,便决计对此事进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方式来处理。

原来,班长小B高二期间的数理化成绩偏弱,这段时间一直在主攻数理化,以前的优势学科语文就所有懈怠,成绩退步较明显,这次姚老师当着全班同学斥责误以为是说自己,感觉失了班长的“脸面”,回家去倾诉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C女士感觉自己的女儿在学校里受了很大的委屈,才做出不冷静的做法,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之后,通过谈话,小B认识到了是自己的误解,才造成了今天的误会和局面,很是懊恼。于是,当晚,小B自己召集了部分班委骨干和小A一起精心拟就了一封劝说信,并由小A与小B亲自送到了姚老师的手中。奇妙的是,这封信竟成了开启师生矛盾之“锁”的一把“钥匙”。

信是这样写的——

姚老师:你好!

现在,外面的月光真好,虽然,白天有过一点阴云。老师,您还在生我们的气么?

您是我们最为尊敬的老师之一。这不仅仅缘于您渊博的学问,严谨的治学,更重要的是,您有一颗跟我们跳动在一起的心!

到现在为止,我们还在猜测您当时的心境。同学们都认为,如果不是因为某种缘故,您断然不会有当时的“怒”言。

是的,我们现在还很敏感,有时学习不够专心,同时我们又很“孩子气”,就是生育我们的父母,我们有时也时常跟他们怄气,闹情绪——仅仅因为他们说重了我们一点。您看,我们是多么淘气。

老师,您又在办公室为我们悉心批发作业了吧——很是懊悔的小A和小B期待着,我们全班同学都在祈祷着:愿明天又是一个艳阳天!

致以

敬礼!

                                                          您的学生   敬上

                                                             ×年×月×日

另附

尊敬的姚老师:

我是班长小B的母亲C女士。

非常抱歉,那天做出的不明智的举动,在未弄清事情的原委就冲您大发其火。至今,令我追悔莫及,想来令人汗颜,学富五车,有容人之量,在这里,真诚向您道歉,对不起姚老师,请您原谅。

致以

敬礼!

                                                            C女士   敬上

                                                             ×年×月×日

师生间产生龃龉,甚至矛盾激化,实属常事。或劝说同行,或开导学生,这是班主任常用的“处方”。可案例中的方法堪称奇特。首先,化解师生矛盾的主体不是班主任而是学生,这是教育观念及行为的一种转变,此一奇。其次,选用辞恳意切的书信劝说他人的想法,此二奇。如何开户师生关系的和谐之“门”?案例给了我们启发,给了我们一把新“钥匙”。

那么,为了铸就这把“钥匙”,作为班主任的我们需要付诸哪些努力呢?

第一,在日常教育中,班主任要注重培养学生对老师的深挚的感情。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如果学生对老师缺少感情,甚而怀恨以致对立,那么他们是不愿也不屑对老师进行劝说的。即使是迫于某种外力而做了,那也只是心不由己,言“冷”意“寒”。显然,案例中的学生对老师充满着尊敬、钦佩以及宽容、理解,这种深厚而真挚的感情恰似清泉,在师生心头汩汩流淌,它能洗却师生间的许多不悦。

第二,在日常教育中,班主任要重视引导学生理性地处理问题。

这种理性,首先表现于辩证。案例中的学生就具备了一定的辩证思考的能力。出于恭维老师而一味指责学生,出于抒发自我而专门怪罪老师,都容易步入“极端”;不在心中比划学生的平时表现,不在脑里回忆老师的一贯言行,也容易“小”题“大”作,“正”题“歪”作。矛盾之中究实质,矛盾之外找希望,这才是辩证地审视问题,才有利于获取良好的劝说效果。

其实,这种理性,还表现于“弱化”矛盾。平心而论,案例中的师生矛盾是不小的。就老师而言,事后他一定不无后悔,他一定忌讳别人旧事重提,他更不愿听到“不该发生的事”、“严重事件”等火药味颇浓的词句。倘若信中说“这是你最大的过错”,则无异于给老师伤口“撒盐”。此信将矛盾喻成“一点阴云”,避“重”就“轻”,使矛盾近乎降至“零点”。

再次,这种理性,还表现于包容。按理,姚老师的这一过火行为,容易引起学生的刨“根”究“源”:是老师教育学学得不够,是老师心理学学得不透,还是老师随机应变乏术?此信未曾“纠缠”于此,而是替老师解释:如果不是因为误解,您断然不会有当时的怒言!这次之罗列老师类似的行为A、B、C,较之苛责老师的肚量、能力,实在是上乘谋略。这种“包容”,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容易打动人心,化解矛盾。

最后,这种理性,还表现于自省。为什么即便是“生育我们的父母”,“我们有时也难免跟他们怄气、闹情绪”?不是吃得没有滋味,也不是穿得不够体面,而“仅仅是因为他们说重了我们一点”!在“淘气”的“我们”面前,家长的教育有时也会“砸锅”!这样的劝说,移“体”换“位”,隐含着自责自省,而“懊恼的小B”等句则更直接地向老师坦诚认错。

公正客观,“弱化”矛盾,理解,包容,反省自责等等,这种高深而宽广的理性似春风在师生面前阵阵吹拂,它能捎走师生间的一切矛盾。而学生的这种理性思考并不一定就是自发生成的,它需要我们老师尤其是班主任悉心启发和培养。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班主任在日常教育中,要充分尊重学生的自主意识,积极培养学生处理各种问题的能力。

在处理班级事务时,狠下决心,努力让学生走上“前台”,充当“主人”。如此,在处理师生矛盾时,我们才会拥有案例中的“良言数句释冰川为暖流,妙信一封化干戈为玉帛”的理想境界;推而广之,在进行班级管理时,师生才会拥有打开方便之门的另一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