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润保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08-06-10       浏览次数:

景德镇一中     李润保

经常听到学生家长说这样一句话:“老师,我孩子只听老师的话,老师说一他绝不做二;而我们说什么他都是对着干。”这些家长提到的问题的确是一种社会现象,而这样现象任其发展下去可能连最后“只听老师的”也会改成“不听老师的”了。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家庭教育是整个教育体系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前苏联的教育学家克鲁普卡娅说过:“母亲是儿童最好的教师,她给孩子的教育比所有的学校教育加起来还多。”可见家庭教育在教育事业中的地位。所以,至少可以这样说,家庭教育的失败,势必会影响教育的基础,我们不妨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探讨一个这个问题。

一、从中国教育的情教传统来看家庭教育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中华民族是一个重情的民族,所以“情教”在我们的教育传统中占主导地位,它是中国教育发展的主线,而家庭教育又是情教的支柱。无论是圣人孟子的“乐以天下,忧以天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还是诗人屈原的“长太息以掩涕兮,衰民生之多艰”、“余固知窖窖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都体现了“厚德载物”的传统情教理念。这一传统理念几乎贯穿了中华几千年的文明史,我们追溯情教的根源不难发现,此情是建立在古人物我为一,人我相依的独特视角中的。此中玄机又似乎被法国作家罗曼•罗兰一语道破,他说:“我们称赞的英雄人物不是那些以思想或力量得胜的人。我所称赞的英雄人物仅仅是那些具有崇高德行的人。”中国的传统教育不就是要培养具有高尚德行的人吗?

我们明确了情教,那么它又和家庭教育有什么关系吗?从古人强调的“性恶论”和“性善论”来看,恐怕无一不是主张后天教育之重要的,尤其是北齐的颜之推在其著名的《颜氏家训•勉学》中说的:“人生小幼,精神专利;长成已后,思虑散逸;固须早教,勿失机也。”这一个“早”字说明教育必须从娃娃抓起,也就强调了家教的问题。韩非子说:“母欺子,子而不信其母,非以成教也。”瑞典的裴斯泰洛齐也这样说过:“孩子受到母亲的照顾,感觉到愉快。爱的种子就在孩子的心里发展起来了。”这些不仅反映在理论上,而是更体现在实际的习俗和交往中。还是先说孟子吧,他幼年时其母亲就非常注意他的教育问题,曾经为了选择居住的环境连续搬了三次家,起初住在一所公墓附近,孟子看见人家哭哭哀哀埋葬死人,他也学着玩。其母说:“我的孩子住在这里不合适,立刻搬家了。搬到了集市的附近,孟子看见商人自吹自夸地卖东西赚钱,他又学着玩。其母见不合适,又搬到学校附近。这时,孟子学习礼节要求上学了。孟子后来成为圣人、大学问家与母亲的教育和家庭的居住环境不无关系。再看看曾子杀猪的故事吧。为了不欺骗孩子,赶集回来的曾子真的把家里的猪杀了给儿子吃了,尽管曾子知道妻子只是为了哄要求同去赶集的儿了。因为父母的一言行对成长中的孩子影响是很大的,正如《颜氏家训•慕贤》里说的:“潜移暗化,自然似之。”

家庭教育不仅对孩子,对成人也有着同样的意义,岳母刺字“精忠报国”的故事足以说明它的意义,岳母刺的这些字给前线杀敌的岳飞无疑是一种激励。试问体现“厚德载物”理念的情教传统,如果离开了家庭教育,那将是怎样的局而,甚少是大大逊色吧?

二、当今的家庭教育在放弃与缺失中徘徊

而今的家庭教育的现状又该是如何呢?我看它的地位总该是要加强,而不削弱吧。前苏联教育学家马卡连柯说:“没有父母的爱所培养出来的人,往往是有缺陷的。因此社会要使它的每一个成员——不管他是多么幼小——都得到真诚的父母之爱,这样,你们对子女所负的责任也可以经常具体地实现。”法国文学家福楼拜也说:“家庭生活在儿童生长的每一个时期,不,在人的整个一生中,是无可比拟的重要的。”前者从教育学的角度,后者从社会学的角度陈述了家庭教育在整个现代教育工作中的重要意义,中国的教育自然也不例外。中国现代教育的元老蔡元培先生有句话说的更直截了,“有许多儿童都是受了家庭不好的教育,进学校后,很不容易改良。”说长逆短,一句话必须巩固家庭教育的地位。然而现今的中国教育中的家庭教育只是在放弃和缺失中徘徊。

先说放弃吧,正如本文文首提到的许多家长,向老师请求帮助的话,这是否就意味着放弃。当然这种放弃是一种无奈,我相信绝不是这些家长有意不想负起这个责任。为什么学生听老师的而子女不听父母的呢?难道是因为“爱”惹的祸,老师对学生的关怀不如父母对子女的深?假设这是真的,关爱的深,反而不听,这似乎又不合情理。要不就是现在的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他们以自我为中心,自私自利,不能理解父母的关爱?那又为何会听老师的呢?这似乎又说不清楚了。还是让我引一段学生的习作来说明这个问题吧。“我的曾祖母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她特别疼我,……我的到来,使老人家那平淡的生活多了一分色彩。每天中午她都先把饭做好,这样我一回来就可以吃,不会迟到。然后,她就站在窗前,看着马路,等着,盼着我回来。我回来后拿起筷子吃饭,她又总是静静地坐在我身边,看着我吃,而且在观察我的筷子伸向哪盘菜次数多。所以,后来餐桌上都都是我爱吃的。吃完饭,我有一个习惯就是看报纸。在沙发边,我总能发现最近一期的报纸。这时,曾祖母又坐在我身边,陪着我。”细心的人可能读出了些味道,我们的孩子是懂得被爱与爱人,而我想说持前面推测的人只是看到表面,甚至是片面的现象。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这些家长没有深入地了解分析孩子的心理活动,或者是生硬地,不是通情达理去处理问题。遇到问题又想放弃,这种放弃自然是盲目。持有放弃想法的父母,你们应该细心去观察自己孩子,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你们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那就是血浓一于水的亲情。千万不要放弃,因为放弃就意味着缺失。

再说说缺失,就是那些因失控而打算放弃家庭教育的家长们也无法否认家庭教育在整个教育过程中的作用,然而他们的放弃,或者只是减少一些作用,也使现代教育行成了仅靠学校教育是不能弥补的缺失。虽说学校教育是兼顾德、智、体、美、劳的教育,但是正如前文引用蔡元培先生有关儿童受到不良的家庭教育是很难改良说法。中国现代教育的先行者陶行知在《如何使幼稚教育普及?》一文中语重心长地说:“教人要从小教起。幼儿比如幼苗,必须培养得宜,方能发芽滋长。否则幼年受了损伤,即不天折,也难成才。幼稚教育尤为根木之根木。”这就是说一但苗长歪了,以后扶正就难了,既使可以扶正,那所费的功夫就不言而喻了。这其中的道理是很明白。我们很难想像缺乏家庭教育的教育能承载其使命吗?所以我呼唤家庭教育的回归,期待着它的发展。

三、搞好家庭教育的关键是父母本身

现在的父母似乎很重视家庭教育,有不少年轻夫妇从胎教开始对子女进行教育,很小就开始让孩子学习唱歌、跳舞、弹琴、书法、下棋等等,有的还同时学习几种技能。但他们可能很少注意自己的形象,注意自己对孩子潜移默化的影响。前苏联的苏霍姆林斯墓在谈到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时说过,“在一个家庭里,只有父亲自己能教育自己时,在那里才能产生孩子的自我教育。没有父亲的光辉榜样,一切,有关儿童进行自我教育的谈话都将变成空谈。”为此我想再引一段学生的习作:“当我从客厅起身到饭厅添菜时,不由地愣住了,因为我看到背对我坐着的外婆的身影:一身素色的棉衣,腰间还系着忘了取下的沾满油渍、满是肉腥的田裙,很显眼的是外婆头上戴着的那顶褐色的毛线帽子,突兀地立在头上,也许是因为太大的缘故,一大部分未派上用场地立在那儿,再加上外婆半弓着背坐着,给人的感觉……在灯光照射中反射出奕奕神采的年轻人的脸,此刻与这一个身影是多么的不谐调,于是我有些迷惘了,甚至,我心中感到一丝凉意。”虽然这位同学是想通过对外婆的背影描写来赞美她勤劳和对子女的无私奉献,但另一面是不是也反映了这位同学的父母的形象会对孩子产生极坏的影响。此刻又让我想起了法国启蒙思想家,教育学家卢梭的一段话:“不要在教天真无邪的孩子分辨善恶的时候,自己就充当了引诱的魔鬼。”这一话虽说得很严厉,但进理是对的。更有甚者像美国的杜威预测的那样:“家庭中正常关系的失调,是以后产生精神和情绪的各种病态的肥沃的土壤。”现社会上有众多家庭不和协,矛后重重,甚至高离婚率,都给孩子的成长带来负面效应,并有可能给学校教育打下死结。另据科学家研究,患自闭症的儿童大都缺乏父母的关爱,这些孩子走进学校后更会为学校教育制造难题。还有一种父母克勤克俭,全心全意地为了孩子。但是他又像马卡连柯说的:“那些衣裳槛褛,鞋袜不整,自己舍不得看戏,一味抱着慈悲心肠为儿女牺牲一切的父母,可以算得上最坏的教育者。”比如电影《包氏父子》中包国维那忠厚、老实的父亲,他牵就、纵容子女,忘记了“慈母有败子”的古训。综上所述,家庭教育的成败家长的作用是决定性的,尽造成这种失败的原因是多方而。我们这些家长要认真分析失败的原因,努力修复失控的局而,千万不能说放弃,因为放弃就意味你孩子的教育的失败。

所以我们要善待家庭教育,巩固教育的根基,像郭橐驼种树那样,“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